法制晚報訊(記者 董振傑) 今年3月16日,《法制晚報》曾報道,位於朝陽區東三環建外SOHO的一家收藏品公司自稱“外出培訓半年”,拿著眾多藏友的價值數百萬元藏品突然消失。記者瞭解到,報道刊出後,朝陽警方對此事進行了調查,目前這家公司已經回到建外SOHO,另行租用一套辦公場地,重新開始營業。
  獲悉該公司“回歸”後,眾多在這家公司“存貨”的收藏愛好者上門討要自己的藏品或者應得的錢款,但大多無果而終。在眾多的受害者中,家住懷柔廟城的的哥劉師傅是最受傷的一個,和其他人都是用手中的閑錢買藏品不同,他是辦了8張信用卡,刷卡套現,目前已經欠下銀行60多萬元。
  自述為買藏品辦八張信用卡套現
  “前幾年,共買了40多萬元的藏品交到這家公司,希望能賣一個高價,沒想到半年多過去了,一分錢也沒有拿到,還經歷了一次這家收藏品公司跑路。”今年52歲的劉師傅說,迷戀上錢幣收藏後,他希望以此輕鬆賺錢,可如今負債纍纍。
  2011年的一天,一家文化收藏品公司的工作人員打來電話,說是想免費送給劉師傅一件小禮物,剛開始劉師傅並未在意,但這家公司頻繁來電,於是他就去了一趟。
  “公司送了一套袁世凱的頭像郵票,說這值點錢。”劉師傅說,業務員還向自己介紹了一些收藏“知識”,一套緊俏的錢幣,今年購買時三四萬元,明年賣出就是七八萬元,翻個兩三番很常見。只要過了一年,就能把投入的本錢撈回來。
  在誘惑面前,劉師傅動心了。
  家裡沒有積蓄,怎麼買這些藏品?思來想去,劉師傅想到了辦信用卡,只要拿著卡透支或者取現就行了。於是,劉師傅辦理了8張信用卡刷卡套現。“剛開始是到別人的店里,拿著信用卡刷POS機套現。”劉師傅說,只要交給人家2%的手續費就行,自己買藏品缺錢時就拿著那幾張銀行卡去套現,“最後,為了省下這手續費,我自己就申辦了個POS機。”
  妻子知道他開始涉足收藏品之後,一個勁地勸阻,劉先生置若罔聞,根本不聽。
  從這張卡裡取出的錢,還給另一個卡,靠著這幾張銀行卡拆東牆補西牆,剜肉補瘡,他陸陸續續共從銀行取出40多萬元現金。而在此期間,為了儘快還債,他又想辦法從一家小額貸款公司貸款15萬元,準備開辦一家機票、火車票銷售點,沒想到因為文化不高、經營不善,還沒等到開張,他不得不放棄了這個店鋪。因為無法及時還清銀行的借貸,這些錢越滾越多,到目前為止已經達到60多萬元。
  受騙委托公司售藏品被捲走不還
  2013年9月底,正在著急四處籌錢還貸的劉師傅接到了又一個和收藏有關的電話。
  “有一家位於建外SOHO的收藏品公司打來電話,說是可以高價出售、拍賣我手中的藏品。”劉師傅認為,這正是一個好機會,可以出售藏品還債。於是,他沒有多想,將自己花40多萬元買的郵幣卡藏品全部拿了出來,交給業務員。“他們承諾幾個月到一年之後,就能讓我拿到幾十萬的現金。”
  半年後的一天,這家公司突然帶著至少數十人的藏品“外出培訓半年”,公司里的人全都不見了。此時,劉師傅這才恍然明白,自己所參與的郵幣卡收藏品購買和拍賣,都像極了一個設計好的騙局。
  雖然經過《法制晚報》的曝光和警方的介入,一個月後,那家公司又重新回到建外SOHO的另一棟樓內,但直到現在為止,經過多次討要,他還是沒有從那家公司里拿到一分錢。
  追訪公司雖“回歸”放假沒人在
  今天上午,記者撥打劉師傅合同上所留的業務人員的電話發現,該號碼已經停機。隨後,記者又來到位於建外SOHO 9號樓3層的聖華恩典(北京)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新的辦公地。
 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,這家寫著“聖華收藏”字樣的公司大門緊閉,玻璃門上貼著“端午節放假通知:6月2日至6日”。
  “有時候有人,有時不來人。”附近一家公司的工作人員說。
  記者隔門看到,該收藏品公司里有一張桌子,一個沙發,幾個小板凳,相比其他公司,堪稱簡陋。文/記者 董振傑  (原標題:迷收藏 他欠銀行60萬 辦8張信用卡透支 40餘萬元藏品被一公司捲走至今未還)
創作者介紹

木製傢俱

sr76srmmx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